温滔淼:香港的深层次矛盾在哪?

时间:2019-10-25 12:40内容来源:联合早报 版阅读:新闻归类:观点评论
作者:温滔淼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周三在立法会会议中,正式撤回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草案,但是明眼人都会知道,黑衣暴徒发动的暴力浪潮,并不会因此而平息。乱港派、黄丝媒体乃至境外势力不断地妖言

作者:温滔淼

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周三在立法会会议中,正式撤回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草案,但是明眼人都会知道,黑衣暴徒发动的暴力浪潮,并不会因此而平息。乱港派、黄丝媒体乃至境外势力不断地妖言惑众,固然是香港乱局难平的主要因素。部分立场偏颇的所谓“学者”,乃至是建制阵营当中的投机分子,在此一时刻蹦出来,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胡话,变相为乱港派说话,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
中大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晖,日前在电台节目中的发言,便是一个典型例子。沈旭晖声称,中央在2012年提出“全面管治权”之后,港人情绪日益低落,社会矛盾愈加尖锐,对立也代替沟通成为新香港常态。因此,他认为身份认同及扞卫核心价值问题,“这些才是深层次矛盾,我们所关注,而非有没有楼”,“就算社会表面上一切正常,似北韩(朝鲜)般生活又是否开心呢?”云云。

不讳言的说,沈副教授作为“学者”,其论证之粗疏,实在令人咋舌,不禁使人怀疑,他的所谓论证,只不过是政治表态。

首先,所谓的“港人情绪日益低落”,或者“身份认同及扞卫核心价值问题,才是市民所关注的深层次矛盾”,又有什麽可量化的数据支持?若是没有的话,沈副教授又是否把一己的政见,加诸在所谓“港人”、“市民”身上呢?

其次,“全面管治权”不是什么“新管治哲学”,而是中央根据宪法和《基本法》所拥有的宪制权力,当中包括:国防和外交事务、决定增减适用於香港的全国性法律、决定香港进入紧急状态、向特首发出指令、特首的实质任命权、政制发展决定权、《基本法》的解释及修改权,以及决定香港原有及现行法律是否停止生效。上述权力早已写於《基本法》之内,2014年发表的《“一国两制”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》白皮书,只是重申中央拥有“全面管治权”而已。

更重要的是,沈副教授所提到的“核心价值”,究竟又是什麽?假如“核心价值”是指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法治的话,现在破坏“核心价值”的人,不正正是乱港派和暴徒吗?暴徒决定发动暴力冲击之前,有经过市民授权和同意否,没有的话谈何民主?暴徒无视法纪,藉着所谓的“私了”,袭击政见不同的市民,又疯狂破坏人家的店铺,这算得上扞卫自由、人权和法治乎?

由此可见,乱港派及其支持者的所作所为,根本不是在扞卫“核心价值”,而是他们一直心存“恋殖”情意结,因而从一开始便反对香港回归。另一方面,香港存在一部分的别有用心者,在回归后跟乱港派沆瀣一气,意图把香港的高度自治,变成中央放任不管的“完全自治”。正因如此,他们听到中央提出的“全面管治权”之后,才会变得“情绪低落”,继而奋力作出抗拒中央之事。

当然,沈副教授有一点并没说错,便是香港的深层次矛盾并非“有没有楼”。阶级矛盾日益尖锐、阶级流动性越来越低,才是香港的本质性矛盾,“有没有楼”只是使到矛盾激化的一个因素。为免遭到敌视,部分既得利益者才需藉着乱港派、部分媒体乃至是所谓“学者”之口,转移群众视线,使到不明真相的市民,以为“身份认同和扞卫核心价值”是问题根源。若非如此,身处上层阶级的沈副教授又何需一再跳出来,重申香港的深层次矛盾不在於“有没有楼”呢?

顶一下
(36)
56.3%
踩一下
(28)
43.7%


相关栏目推荐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