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评:沉重的亡国感 廉价的芒果干

时间:2019-10-25 12:41内容来源:联合早报 版阅读:新闻归类:台海局势
来源:中国时报 台湾真是个奇迹之岛,亡国感竟已成为时髦之物!许多年轻人就像配挂潮物般,不时将它挂在嘴边,更由此鄙视起那些仍无亡国感的中老年人。 亡国感这感字用得好。戏剧与人生有悲剧

来源:中国时报

台湾真是个“奇迹”之岛,“亡国感”竟已成为时髦之物!许多年轻人就像配挂潮物般,不时将它挂在嘴边,更由此鄙视起那些仍无“亡国感”的中老年人。

“亡国感”这“感”字用得好。戏剧与人生有“悲剧感”一词,谈的是主人翁觉得天地独独对他不仁。对这感觉各人的反应不同,固然有因此而悲愤坚忍者,但更多时候,主人翁却就以这感觉为自己的“不幸”找到情绪的出口。自以为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,反而封闭了认知客观环境以及与他人沟通的可能。

台湾目前“流行”的亡国感就是如此。配挂此潮物的人自诩对台湾处境能有自觉,也能为此发声,但事实呢?

正如你身处实然的悲剧与从戏剧而得悲剧感是两码事般,真面对亡国与徒具亡国感也是完全的两回事。毕竟,人身处悲剧就亟思脱离困境,且知道为此得付出多少代价;但从戏而得悲剧感并不须有任何实质的付出就能从“移情”中得到生命的洗涤,你依然可以马照跑、舞照跳。

亡国感在台湾被操弄成世代矛盾,讽刺的是:真曾经面临亡国之痛的,却就是那些被年轻人视为懦弱并向大陆释出善意的“老头”。他们历经抗战,当时真觉国家就要亡了,多少人以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”而投笔从戎。战争中牺牲的军民固高达1200万人,“笕桥英烈”中为国牺牲的飞行员年龄更就只20几岁,他们都是社会精英,都该有大好前程,但“覆巢之下无完卵”,所以毅然从军,以命相殉,这是真面临亡国的感觉。在这里,想不亡国,就得相应牺牲许多原该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国与国间的存亡战争就是如此。你看以阿之间,先不论以色列以自己2000年前的居住地为国土是否正当,但要建国,它就得全民皆兵,就得体认在阿拉伯世界环伺下,可以打赢99次战争,却不许输上一次,一输整个就都没了。正是这样的压力,在一项调查报告中:以色列精神病症比例在全世界乃占第一。

同样,巴勒斯坦想建国,你看它得经过多少抗争。但即便这样,也仍未竟其志。而在以色列控制下的巴勒斯坦自治区,你游行若有暴力,以色列就十倍奉还。在战争中,所谓“废死”的价值,简直就是个笑话。

国与国之间如此,同一国之下的政体战争也没有可以游移的余地。先不说惨烈的国共内战,只要经历过50到70年代的人,想必都还记得当年两岸严峻对峙下的心口压力。那时男子人人须当兵,当多久,抽签决定。海空军就是三年。为什么比陆军多一年?没得说,因为不这样,就无以确保台湾。当时大专预备军官在步校或卫武营受训半年,出操哪有气温限制,早期更是打骂教育,不如此就无法打战。结训时,抽中“金马奖”的多数脸色发白,因为金马是前线,哪天战争爆发了,能不能活着回来也还不知。

所以说,两岸和解对走过那段日子的人而言是多值得珍惜,也因此,他们才不轻言用“对抗”作为两岸关系的主轴,更知道即便美国挺你,上战场也还是自己的同胞。

面临亡国,生命其实是无比沉重的。平时你坚持、享有的,这时都轻如鸿毛。就像日本人讲的“相较于死亡,生命的一切都只是擦伤。”哪可能是边喝着咖啡,边连着网路,大谈亡国感的。

这样的亡国感,很像戏剧,你不必真付出代价;这样的亡国感,也像虚拟实境的电玩,要成为英雄,只要在家里多按几个键。所以也可以就将沉重的亡国感直接廉价轻忽地说成“芒果干”。

芒果干是好吃的,亡国感却是沉重的。真不想亡国,是得付出包含生命在内的代价的。但现在大家不只不想当兵,还废除了军法,以为两岸就只是呛辣的,不会有战争,真打战自己也不用上战场。这样地来谈亡国感,台湾还真是个“奇迹”之岛。

只是,奇迹归奇迹,在战争里,奇迹是起不了作用的。而自以为觉醒的年轻人在享受这潮物之余,或者也该对那从真实亡国处境走过来的人多点尊重吧!

顶一下
(83)
94.3%
踩一下
(5)
5.7%


相关栏目推荐
推荐内容